顾展眉

真真仙境奇遇记 四

真真仙境奇遇记 四
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四发完结

羽还真醒了,呼了一口气,眼前就冒出一串小泡泡往上浮,水里的那种。认知到这个事实,他立马扑腾着站了起来,惹得晶莹水花四溅。

放眼处竟是一望无际的澄澈水光,与湛蓝天际连接一线!不过及膝高的水,水下青草蔓蔓,盛开着各式各样的花朵,偶尔还有一两尾小鱼从他身旁悠悠游过。
捏捏脸,不疼,他长呼了一口气,终于放心了。看来是一场梦。

羽还真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嗯,纤长白皙,不过一只手上还带了一只黑色手套。长发及腰,蓝色长衫。比起眼前的景色,也不算太令他惊讶了。

空灵寂静,毫无一人。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感觉都不好过,但他却觉得意外的温暖而满足,也就毫无目的的朝着一个方向散着步,倒也赏心悦目。

忽的,一段撕心裂肺带着哭声的呼喊传了过来,“羽还真!羽还真!你在哪儿!?你出来啊!羽还真!我不躲你了!我带你回去!你是我家的!我养你一辈子!”
羽还真转头望向声源,随着噗嗤的摔跤声,声音很快被呼啸的风雪快速掩埋。

就像是一下子关了灯,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只有远方的天际围着地平线有一线余光,星星点点,五光十色的缀在其上,如同火树银花时节的一串串霓虹彩灯。
等到近了,才发现是一字排开的一群飞鸟!长相相似,羽色却不尽相同。如同面对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直线冲来,羽还真的脑子一下子就当机了。

没有预想中的狂风暴雨,那些飞鸟靠近他时,只带了阵阵微风,随后就化成一颗颗水珠掉落水中,散开一圈圈涟漪。
羽还真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不是水,有点咸,更像是泪。

刚才呼喊他的声音一直重复着同样的几句话,“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声音有高有低,有哭有笑,从青年到老年……
“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默念着尾句,不知怎的羽还真便惆怅悲痛起来,滴嗒嘀嗒,满面泪水。

“还真!还真!”雪飞霜有些焦急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羽还真睁开了眼睛,白晃晃的灯闪得他只能眯着眼。
“还真,你怎么啦?做什么梦了?哭成这样。”
“不知道,我忘了。”接过雪飞霜递过来的纸巾,羽还真擦了擦脸上的泪。
“难道是收到了机枢大师的签名之作激动哭了?”
“应该不是。”要不怎么会一点也不开心呢?


讲真,这是雪飞霜玩过最简单最离谱的一次游戏。她救出疯帽子后,两人跑到国际象棋棋盘就被红国王抓了个现行,被士兵擒着跪在棋盘上。羽还真一看见这,就向红国王给她们求饶。奈何那货油盐不进,反而用手臂困着他,任他扑腾着叫喊“你放开我!”,甚至被咬了一口都不松手,反而捏着羽还真的脸,掰开嘴,手指伸进去摸了摸他的犬齿,啧啧的说了一句“小狗牙倒尖利得很。”

没等她们被收押回地牢,棋盘的另一侧便白压压的来了一群国际象棋士兵。什么?你说词语用错了?天可怜见,那真的是一片白色闪瞎了她的眼。一见到为首骑马束高马尾的骑士,旁边的疯帽子就激动了,“庭君哥哥!庭君哥哥!”的死命叫唤着。

那人一来就和红国王杠上了,两人对打,把棋盘砸的坑坑洼洼。塔尖上盘旋着的巨龙就只顾着看热闹,塔尖窗台上还坐着一只摇着红酒杯的柴郡猫……
就在她不忍直视这幅场面的时候,怀里的任务卡就飞了出来,和其他的卡片汇在一起,融成了一朵半白半红的奇异花朵浮在空中。雪飞霜心想谁家的设计员弄得!有没有点科学常识和美感!但还是叫着羽还真去拿花朵。打架的,看热闹的依旧自我。
羽还真跑过去,一拈,花朵就被采了下来,在他手里绕着手指娇羞的打着哆嗦,“game over。”
……


没想到礼物居然是机枢的签名著作,羽还真抱着书“盒盒盒”傻乐了半天。雪飞霜也老怀大慰。
没想到转眼睡了一觉做了个梦,羽还真就焉了两个星期,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连平日最爱捣弄的机关都没了兴致,小脸儿上的肉肉掉的雪飞霜心疼。

正好社团招新在即,需要印制一本cosplay的本子。雪飞霜就拉着羽还真出门了。

到达场地,就扔给他一顶假发和一件看样子像是婚服的红缎长袍。羽还真心思不定,也没管,反正穿了这么多年女装,婚服也不算啥。驾轻就熟的戴好假发,系好长袍。
推开门,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同款红袍的男子悠闲地坐在扶手椅上,指尖把玩着一只可爱玲珑的木质小雀,妖娆的眼线弯出弧度,眉眼含笑,揶揄似的盯着他。

羽还真有点恍惚,觉得这人很是眼熟,泛着扑面而来的年轮与灰尘,等到清醒一点,时间卡到不久前刚完的游戏,这不是那个红国王嘛!
看着风天逸得意洋洋的样子,羽还真很想再给他来一口,让他知道兔子急了都会咬人。雪飞霜就走进来拉着羽还真到了另一个场地。

古香古色的两三座小屋,环绕着竹篱,种着团团粉粉的花朵,草地上盛开着一层维罗妮卡,蓝蓝的小小的像是一块小毯子。
到了门口,羽还真抬头一看,【清风院】三个大字横在门匾上。


“还真啊,这次我们要拍的是逸真夫夫。风天逸是姐姐下游戏以后联系的,别咬了啊,好好配合。”戳了戳羽还真的脸蛋,雪飞霜就站到了自荐摄影的向从灵旁边。
“OK”

羽还真专心致志倒弄机关,风天逸在旁边深情脉脉。
羽还真吃饭,风天逸剥虾壳。
羽还真给风天逸系披风,风天逸手在他背后一使劲,他就被压在了他怀里。“咔擦”

羽还真觉得风天逸很不对劲,各种温馨小日常拍下来,他都很入戏,甚至会自动加戏,一边逗弄,一边深情。羽还真也被他感染了,仿佛自己就是那个情深不悔的少年,眼前就是那个霸道妖艳,步步为营,有时候有些调皮,痛失爱人后像个小孩子一样抱膝痛哭的羽皇,更甚的,阳光下,他似乎看到了一对灿金色的透明翅膀。

“好。最后一场了。”雪飞霜摸了摸胸口,这两人拍起来比电视上还要温馨,令人动容。她激动的心脏在胸腔了扑通扑通的使劲跳。
最后一场是风天逸把羽还真按在草坪上亲吻他的戏。雪飞霜说了只是借个位,就让两人准备了。

羽还真先是坐在草坪上,风天逸就手撑在他肩膀上,压着他慢慢向下倒。羽还真颈间垂落了风天逸的一束发丝,有点痒,但他不敢动,也没有闭眼。风天逸靠的越来越近,他心跳的很厉害,像是有几十只仓鼠在他心脏里面蹦。越来越靠近,羽还真就越来越注意到他的眼睛,湛蓝色的,泛着莹莹水色。出乎预料的,风天逸的唇就落到了他唇上,轻轻的摩擦碾压。

天风晴朗,开了一地绒绒的维罗妮卡。羽还真开始有点懵,后来心软软的,然后暖暖的。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