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真真仙境奇遇记 前世篇

真真仙境奇遇记 前世篇
= ̄ω ̄=私设:
1羽皇被拔除了“你怎么可能不爱我?你一定是爱我的”星流花恋人芯片后,神智清醒,甚至觉得小丫头有点欠扁。他对自己后来的所作所为倍感耻辱,于是对“爱情”这个东西报以万分迷惑与反感。后来,他因为无法正视对羽还真的情愫,把皇位扔给皇叔后,就开着天空城寻找白易转世,游历五湖四海寻找答案。
2白庭君易茯苓真爱,两人转世后便不再是星流花神恋人和星流花神,青梅竹马,白头偕老。

调整一下心情,好了,正剧要开始了。小虐预警。请慢速食用,效果更佳。

第一年
“听说了吗?羽还真凝羽了!”
“噫!你骗人的吧!他不是还没成年吗?”
“骗你我就是只烤鸟!这羽还真啊。虽然没成年,又家道没落,可却是机枢的亲传弟子,小小年纪,了不得了不得咧!说到底羽家即使获罪,传下来的血脉也是真真的。我那天看到羽还真的翅膀,你猜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灰色?”
“是黑色和金色!”
“天!这小孩儿贵气的,还争气!”

羽还真斜倚在明月楼的观景台上,“娘,姐姐,还真争气了,你们看见了吗?还真现在是真正的贵族了,没有人再敢瞧不起我们,欺负我们了。”
暮色如故,凉风如旧。儿时,羽还真常常会随着娘亲在天将暗时去放引桥雀,黑白一线,正是阴阳交汇之际。大事小事,书在信笺上,飞在白云间,寄到祖父祖母那儿。娘亲总是说,祖父祖母最疼真真了,一直希望娘儿俩好好的,泉下收到这引桥雀,也能安心了。

羽还真拿出了袖中的引桥雀,捧在心口很久,终是赶着余光将引桥雀放飞。小小的影子,很快就淹没在浓浓夜色中,不知踪迹。

第二年
羽还真蹲在天空城的角落里,又笑又哭。
风天逸要走了。
要去找苓姐姐了。
我应该高兴的,你情我愿,天作之合。
终究,是连这点儿缘分都守不住了……

……
风天逸总是躲着羽还真。
却总是只肯让他一个人修理天空城。
他在酒楼喝得烂醉。
手压着酸涩疼痛的心口。

羽还真总是随叫随到。
他知道风天逸躲着他。
就一个人待在天空城里敲敲打打。
修理破坏的器械,抚摸桌子上风天逸留下的痕迹。

第九年
羽还真死了。
雪崩。
那时他正在专心致志的修理扶手。
他的心依然很疼。
他依然不言不语。
他依然眷恋着这唯一的联系。

风天逸发疯似的找了三天三夜。
不该躲着,不该离开他身边。
痛哭流涕。
白茫茫的一片,一世缘分,落了个干干净净。

风刃将被雪掩埋了半个身子的风天逸带回了宫。
叹了口气。

他没有再去找易茯苓。
他没有再五湖四海,看遍世间情爱。
风刃把皇位丢给了他,怕他枯死在了清风院。

他是一个好皇帝。
河清海晏。
许多平民子弟都对他的提拔感恩戴德。
清风院中的引桥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没有一只被放飞。

第十年
风刃找到了易茯苓。
还有白庭君。
总角之宴,青梅竹马,和以前一样。
指腹为婚,郎情妾意,似乎也挺好。
风天逸转身背对着两人走了。
细数着脑海中关于羽还真的记忆。
星辰阁初见,软软糯糯。
渊海天空,闪着星星眼。
生气时候倒是有点骨气。
吃东西的时候总是鼓着腮帮子。
……
被踢倒时恨意与愤怒。
合力并肩对抗人族时的勇敢与信任。
十年来的绝望与落寞。
又快下雪了吧。
风天逸按着心口。
一步一步。
发丝一寸一寸化白。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