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奶油蛋糕番 奶汪醉酒番。晚晴下下

相思门 奶油蛋糕番 晚晴下下

羽还真第一次喝醉的时候是在做实验。眼睛盯着器械,手去拿水却误喝了用来做实验的料酒。小奶狗不胜酒力,啪的一声就倒了。

太阳从山顶滚到了山腰,风天逸端过饭食,循着廊子,按照惯例来清风院监督羽还真乖乖吃饭。咋一进门就看见羽还真匍匐在地上,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心急如焚之下把他半扶了起来就准备叫御医。

羽还真脸上一片粉红,灼灼桃花之色,却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左右歪头看着他,显出迷惑的眼神,“陛,陛下,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一股酒香从羽还真的唇内溢出,可是羽还真从来是不喝酒的,风天逸就凑了上去用舌头舔了舔羽还真的嘴唇,这才确定了自家的小奶狗原是喝醉了酒。想来没人那么大胆子,居然敢给羽后喝酒,又见到了桌上的料酒,不觉叹道自己果真是娶了个小傻货。

地上凉,风天逸就把羽还真打横抱回寝宫。没想到平时醒着乖驯,睡觉都安安分分的人,喝醉了却跟个小孩儿似哼哼唧唧乱动弹。所谓食色性也,风天逸被他撩出了火,又碍着路上人多,虽不敢多话,但都悄悄咪咪的斜着眼瞅。他自己向来不羁惯了,也不怕谁人眼色,只是若寻个地儿办了,羽还真醒了怕是能三个月羞躲着不敢出门,咬牙之下只能拍了一下羽还真的屁股让他安静点。

一下子受了疼,羽还真僵硬了一下身子,安分了许多。他与风天逸相处已久,仍叫他陛下、主上,一是情趣(羽皇坚持),二是纪念(中二后遗症),三则是积威尚存。(船戏手段玩法,妖艳贱货vs单纯不做作,单纯不做作完败。)在风天逸怀里拱了拱,寻了个舒服地儿呜呜咽咽。

挥手谴走了侍者,风天逸就把羽还真放到了床上,许是酒劲儿未去,羽还真就在床上瞎折腾,嫌热扯自己的衣服,端详一阵儿,风天逸干脆给他换上了透明的纱衣。为了通风,寝宫门户大开,暗色的纱帘随风漫摇,珠帘碰撞,叮叮当当,羽还真在被子里扑腾,天蓝锦被素白皮肤,纱衣随着动作折射出五颜六色的细微光芒,恍惚间,就像一尾妖娆的人鱼。

传说人鱼的歌声犹如天籁,迷惑心神,旅人深陷其中,甘心沉醉在一场精心织就的幻梦。他出身极贵,却身无翼孔,毫无权势,就步步为营,霸道蛮横,原不识情爱。他是羽族之皇,也是羽族的孤家寡人。小桥流水,天伦之乐,从未想过,从未谋求。

“羽还真,你喜欢我吗?”轻揽着羽还真,风天逸描画着他的眉眼。
本以为醉死的人,却含含糊糊的念叨了句“喜欢。”无论是梅园惊雪的小哥哥,还是星辰阁惊鸿一瞥的羽皇,第一眼就喜欢。

“羽还真,你是我的梦吗?”
“孟?孟橙糕?”羽还真闭着眼睛,在风天逸脸上啾了一口。
风天逸轻笑一声,一拉一扯,吻了下去。

苍山负雪,浮生未歇。今夕隔世,百年一眼望却。

小生有话说:
1码字真是一件非常即时性的东西,一下子心情变了,文风就变了。不过小生还是坚持he不动摇,对,就是这么任性。~\(≧▽≦)/~
2下面就还有两章真真漫游仙境啦(ฅ>ω<*ฅ),写完就可以葛优摊专心吃粮了。
3蟹蟹小伙伴们的喜欢与支持,❤❤❤

评论(10)

热度(61)

  1. 日常吸脸❤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