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奶油蛋糕番 晚晴下上

相思门 奶油蛋糕番  晚晴下上

“嗯 嗯 啊 疼 别咬”

本来马上就要到门口了,一听这羽还真撩人撒娇的呻吟,还不等粘粘有所反应,管素立马抱起粘粘,一个回旋,裙袂生风,一路小跑出了院子。

到了门口,管素放下粘粘,就看见粘粘小脸皱着,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

“素素阿姨,父皇又在欺负爹爹了,怎么办啊?”
管素心中大为诧异,“嗯,这个,你父皇不是在欺负你爹爹呢!”

粘粘盯着她,一脸不信,“素素阿姨是父皇的下属,粘粘怎么信?”

粘粘觉得自家的父皇爹爹端是十分恩爱的,尽管不是时时刻刻腻在一起,两人相处时却总是让人感到温暖细腻,没有一般贵族家庭的拘束。

有一次,父皇抱着爹爹在云亭赏景,日头大了,爹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父皇把爹爹圈在怀里,察觉山风有些凉意,就为爹爹盖上了一件轻薄的外衣,仔仔细细地按紧边角。粘粘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山风微凉,山壁上垂帘的紫藤花窸窸窣窣轻轻摇曳,一片姹紫黛绿,阳光从亭角边缘倾泻而下,父皇轻柔地为爹爹整理被风拂乱的发丝,神色比花朝春日的微风,点画涟漪的湖泊还要温柔。

所以当粘粘发现父皇会欺负爹爹的时候,她非常迷惑不解。

粘粘两岁时,一日春雷滚滚,暴雨倾盆,她有些怕,就抱着小枕头,哒哒地跑到了父皇爹爹的寝宫。

外殿灯火惺忪,寂静无人。粘粘走着走着,就在珠帘下拾到了一件透明的纱衣,不知道什么用的,但爹爹说好孩子要好好整理自己的东西,她就把纱衣挽在了手上。没走几步,她就又拾到了一个瓷白的陶瓷瓶子,想了想也抱在了怀里。

内殿里的床很大,木质雕就,四周垂挂着薄薄暗色纱帘。听到床内传来了不明的响动,还有爹爹喊着疼的微弱哭声,粘粘吓坏了,手中的瓶子纱衣掉了下来。瓶子“嘭”的一声摔裂开,瞬间弥漫出一股甜甜香香的味道。

“谁!”听到了声响,风天逸扯过外衣一穿就下了床,发现是粘粘抬头望着他,就一把把粘粘抱了起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大半夜的,怎么来这了?怕打雷?”
羽还真系着发绳,慌忙地从床上下了来。

粘粘看着爹爹一副凌乱的样子,一脸潮红,脖颈上还有几个粉红色印子,说着“粘粘怕雷”,就拉着羽还真,留下风天逸就走了。

等到了自己的寝宫,粘粘歪着头问“爹爹,你脖子上有印子?怎么弄得?”

羽还真一听,赶紧捂着脖子,一脸尴尬与害羞,面上又红了一分,“蚊子咬的。”

粘粘也没在多问,只是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数着羽还真脖子上的印子,“一,二,三,四。”

本来随着年岁渐长,粘粘有很多事要做,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粘人了。但数着数着印子,粘粘确定以后一定要好好粘着爹爹。

“这个,怎么说才好。”纠结着,跺了一脚,管素干脆说,“我带你去看,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别人。”
“好。”

管素就又抱着粘粘悄悄潜回门口。羽还真依旧小猫似的呻吟着,还带着点儿哭音。

“怎么又哭了?”风天逸吻去羽还真眼角的泪水,勾着笑意,使坏的伸进羽还真的衣服动作着。
“啊!”羽还真被他一刺激,立马叫了出来。
“舒不舒服?”
“嗯 呜呜 舒服”,知道风天逸不听到他说舒服就会更使劲欺负他,羽还真顷刻就投降了。

听着羽还真明显带着欢愉的声音,在门外的粘粘和管素则是一个心虚地捂着心口,一个放心地呼了口气。

小生有话说:
1这几天忙时慢成狗,闲时塞粮,一直懒得动弹。但是中午做梦梦见自己更新了,所以来更了一章,摸摸心口,有点心虚。(ಥ_ಥ)
2昨天修眉毛,一时手残,刮了个缺口子,就跟盆地似得,结果我不化妆都不敢出门。(ಥ_ಥ)
3一写糖我就收不住,结果下变成了下上和下下。
= ̄ω ̄=
4谢谢小伙伴们的喜欢与支持,❤❤❤

评论(2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