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奶油蛋糕番 晚晴中

入秋,羽后诞皇女,取“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之意,取名怜幽。怜幽公主生性乖秀可爱,长相颇似羽后,故受宠非常。
                             九州.羽族志

“粘粘,你背着一枝花枝做什?”管素微有诧异地看着不过三岁的小包子,梳着两个小包包,鹅黄发带垂落到小肩膀上,一身淡青色羽衣,穿着本十分秀致可爱,却沾了好多灰尘泥渍的小包子。

小包子缓缓地眨了眨圆滚滚的大眼睛,(๑• . •๑)“素素阿姨,粘粘要去找爹爹。”边说着抬起小胖爪子指了指右手虚握的花枝根茎。这是一枝较长的花枝,枝条柔软,在粘粘的小肩膀上弯成一个平缓的拱形,尖端分布着一些幼嫩的小叶子,团团绒绒的淡金色花团随着粘粘的举动一摇一荡,竟吸引了许多蝴蝶蒲扇着翅膀围着花团打转。

看着这副即囧又萌的“粘粘花杆钓蝶图”,管素不禁笑了出来,“好,阿姨带你去找爹爹。”算算时辰,快至晌午,主上今天应该带着吃食去清风院喂养还真。管素就牵着粘粘先去换了衣服,随后便向清风院走去。

粘粘快要出生时,可谓是一阵兵荒马乱。易茯苓,雪飞霜齐齐赶来皇宫照顾看望弟弟,管白管素在旁随侍。时近初秋,风天逸本就朝务逐渐繁忙,又加之人员众多,与羽还真的相处时间逐日减少。羽还真害羞,有人的时候也不愿亲亲抱抱,风天逸第一次在人前轻吻他时,包子脸就红了一片,还被易茯苓取笑是人族的寿桃。风天逸心想人族的寿桃肯定没有自己的羽后好吃,但还是上了心,没有再在人前与羽还真亲热。

粘粘出生一段时日后,风天逸本以为自己解放了,十月茹素终于到了尽头,(☆_☆),软圆萌的小奶狗抱在怀里不用干看着而可以随时下口,但是粘粘这个小名已经暗示了我们结局。,小公主特!别!粘!人!而且特别粘羽!还!真!没有抱抱,哭唧唧;没有摸摸,哭唧唧;没有……风天逸曾经把她打包送到了雪飞霜那里,上午送出去,下午就收到了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奶包子,羽还真心疼个半死,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于是粘粘就粘了羽还真三年,截止日期还未看见。

昨日粘粘和羽还真在清风院待了一上午。羽还真把粘粘圈在怀里,一字一句温柔认真地给粘粘念着《渊海天工》,先不谈听不听的懂的关系,粘粘还是很认真地睁大猫眼,看着书上的图,慢吞吞的咬着小苹果,细嚼慢咽地吞下肚。

看到书上写到以棣棠枝做支架的时候,想到了管白叔叔说棣棠泡茶可以止咳,就想起宫中某处正有此花,父皇近日有些咳嗽,可以去采一些来泡茶。于是今天粘粘就跑去摘花了,担心不新鲜的没有用,还费了老大劲儿挖了一株。

那厢晌午不见粘粘,还以为是跑去玩了。正好没有粘粘的打扰,风天逸在喂饱小奶狗之后也没急忙着回去,而是待了下来,左手撑着头,看着小奶狗双手捧着杯子津津有味地喝着果汁,觉得十分赏心悦目。这世间的各色奇珍异宝,都没有一个比羽还真更令他心动。

“甜不甜?”风天逸盯着羽还真泛着水色的嘴角。
“甜”,羽还真思索了一番,“有一点儿酸。”
风天逸眼都不眨地一直盯着让羽还真很不好意思,就把果汁递给了他。

风天逸接过了果汁,然后放在了桌子上。迎着羽还真困惑不解的目光,伸手放在他脑后,就把他压向自己,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勾画着羽还真的唇线,觉得确实很甜。

羽还真比风天逸年纪小了近三岁,因为技术宅和身世的原因,与外界接触的并不多,所以在与风天逸在一起之后,知道了相爱不只是亲亲摸摸,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里程碑一般的进步,只是现下面对风天逸如此流氓的手段,一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小傻货”风天逸贴着羽还真念出了这句,就把舌头伸进羽还真的嘴里,舔着颗颗粒粒的小牙齿,一把将羽还真抱起,压在了桌子上。

小生有话说:
1诗句来自于李商隐的晚晴,意指连绵梅雨使城中幽暗角落的草衰败死亡,幸有晚晴照耀,才能生机重现。
2花原型棣棠,药效有止咳润肺,是否能泡茶小生并未考证。
3这几天不是忙着去游乐园(玩大摆锤的时候我默默地迎风落泪,手抖得像筛糠,听着耳边撕心裂肺的尖叫。“啊!我仿佛是天地间一片轻柔的羽毛!”→_→“我要下去!快放我下去!呜呜呜……”),就是忙着办证。_(:_」∠)_
4小伙伴们的评论我一般都是在发文以后回复,因为以前追一个太太的文,太太回复了我高兴得飞起,但是看到并没有更新好失落。(´・ᆺ・`)今天好累,码完字困到睁不开眼睛,明天早上起来回复。几天不见,我话好多……
5依旧谢谢小伙伴们的喜爱,比心❤❤❤。

评论(11)

热度(93)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
  2.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