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奶油蛋糕番 晚晴 上 (蒸包子压惊)

相思门 番外 晚晴 上

“左手持弓,右手勾弦,眼睛平视前方。”风天逸帮风星阑调整了姿势,便退后,抱着双臂,悠闲地看着他练习射箭。

风星阑已有七岁,身子开始抽高,不再像个雪球一样圆滚滚的,只是还带着点儿婴儿肥,眉眼也长开了些,越发偏向风天逸。

春风吹拂,白云飘絮。山花若海,波涛起伏,连绵飒飒风声。风星阑一身浅蓝色的劲装短打,屹立在练武场中,闭上眼呼了一口气,随即睁大眼,屏气凝神。弦一跳开,羽箭便乘破风之势向草靶子射去,立中红心。风星阑带着点小得意,侧头看着风天逸。

“行!有我羽族儿郎的风范!”风天逸拍了拍风星阑的肩膀,“好了,你爹爹怕是在等我们吃饭了,回去吧。”

“父皇,小宝宝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你小白叔叔说是小妹妹。”
“那么像父皇还是像爹爹?”
“希望像你爹爹,不然又要多一个小萝卜精。”
“父皇,今早我看见练武场的器械都在修理。茯苓阿姨说昨天白叔叔回去的时候多了很多小伤口,衣服都破了。父皇,你昨天的衣服呢?”
“……”

看着小萝卜精笑得天真样,风天逸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痒。当然,他没敢挠痒。你捏一下,这小萝卜精就能跑羽还真那儿嘤嘤嘤半天,然后羽还真要么泪汪汪的惹他心疼,要么为了哄孩子就跑孩子那儿睡好几天。

偶尔他也会抱着羽还真戳他脸蛋,假装生气╰_╯的说“羽还真你翅膀张好了,胆子也长肥了啊!”羽还真也不说话,脸上一点一点的笑开,就像是闯了祸后撒娇的小猫一样,笑得温柔可爱,讨好的在他脸上轻啄,啄着啄着他也崩不住脸了,压下去就亲了回来。机关师擅长于找出机关器械中的机巧之处,风天逸觉得羽还真算是摸清楚了他的点了,有什么事,卖卖萌,奶汪脸,他就心软的一塌糊涂。他不是不知道他会在事后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只是这样没有顾忌的调皮,他反而更加放心。


新都建立后,风天逸就重设了清风院,院中全是各类精巧的机关器械和名家古籍,只是从来没有人使用,风天逸也只是安排人每日细心打扫。有困惑的问到了雨瞳木他们那儿,也只是得到个“少说多做,此事莫管”的劝告。向从灵悔恨不已,自毁形容,在雪飞霜处做了个护卫,不敢留恋,只求以命护她十年安稳。从此,只剩下了三人,随侍在风天逸左右。

直到五年前,风天逸带着羽还真和小团子回宫,这清风院才有了主人。不再是只有轻铃随风,蔓带飘摇,羽皇只身孤影的寂寥。

许是抱着忏悔弥补的心态,羽还真回宫后时常待在清风院中研造机关器械,以求造福百姓,因此常常忘了饭食。当初他叛出羽族,为人族所用,因为他曾和风天逸关系亲密,被认为是风天逸的宠臣,恐怕那些个朝臣阁老并不认为他是真心投奔人族,不过是一场假意投诚,白庭君便没有公布他的身份,只说请了个隐世的机关大师,所以他投奔人族的事,并无几人知晓。可是羽还真知道,他自己犯下的多大的罪孽,悔恨之余,只求下半生的的精心研造,能够稍微有所弥补。


风天逸对此并未多言,只是赶着风星阑去跟羽还真在清风院学习机关,羽还真疼爱孩子,自然是舍不得他饿着。小星阑聪明伶俐,很快就明白了父皇的用意,自动自觉的就往清风院跑。只是因为训练,总有没空的时候,这是风天逸便会端着食物去清风院看着他吃完,有时到了时辰还不休息,就直接打横抱回寝宫。

三个月前,羽还真晕倒在了清风院,管白探脉,才知道羽还真已经有孕两个多月,见他这般不爱惜自己,好好的念叨了一顿。羽还真知道有了宝宝,这才按照管白的要求还好将养了起来,让一大一小很是松了口气

到了寝宫,看见爹爹又在吃那酸倒牙的果子,风星阑觉得自己有点牙疼,这才觉得父皇才是真英雄,这样酸的果子都能面无改色的陪着爹爹吃下去,还有心思调笑。

小宝宝已经有了五个月,羽还真不再穿紧身的衣服,换了些宽松的样式,腰带也不能系,怕勒着有些弧度的肚子。

“风天逸,我是不是胖过头了?(´・ᆺ・`)”羽还真忧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最近风天逸和管白的米虫政策让他长胖了很多,肚子里的小东西也发酵的小包子一样一下子涨了起来,加上他有些浮肿,他觉得自己最近已经丰腴太多了。

“怎么会?你怎么会胖过头呢?是吧?”一边拉过羽还真的手,在他软软的手心揉捏,风天逸一边扫向了在一旁观望的随侍。迎着风天逸的目光,随侍齐齐打了个冷战,纷纷摇头。一名叫惊雪的丫头捂着嘴笑了起来,“殿下您怎么会胖呢?您这样的体态,生下来的小公主才会白白胖胖的可爱呢。”

见得众人的反应,羽还真才略安了心,高高兴兴的吃起饭来。


而在一旁看着羽皇拼命给羽后夹菜添饭的惊雪则在心中暗暗表示“娘亲,原来你说的一孕傻三年是真的……(๑• . •๑)”

小生有话说:
1啊 张嘴 吃个蛋糕压压惊。= ̄ω ̄=





评论(31)

热度(151)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