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十补字数 (大甜小虐,生子,萌苏)


不过六日,风天逸的伤就完全好了。深知想要抓住一个吃货的心,就要先抓住吃货的胃这一个道理,他一大早就拿着菜谱在厨房锅碗瓢盆地练着手。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对做饭这件事一点也不陌生,没有想象中的慌忙无措,灰头土脸,反而驾轻就熟,了然于心,轻轻松松地就做出了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的一桌菜。对此,风天逸表示非常满足,圈养技术宅小奶汪的进程又往前进了一大步。

羽还真觉得今天午饭的气氛很诡异。人是铁饭是钢,一早上累得半死,到了饭点他就马上冲回家,端起饭碗就开吃。今天的饭菜是新菜式,味道十分美味,他就只顾着专注地吃饭了。等到肚子溜圆儿,才放下筷子。

“小白,你最近学了新菜式吗?味道真好吃。”管白赶紧摇了摇头,小团子忙着低头啃糕点,管素夹了一片莴笋,瞟了一眼风天逸,无声的笑着。

“好吃?那就好。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怎么样?”风天逸面有得色,宠溺地伸手用小指刮下了羽还真嘴角的饭粒,看着羽还真先是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然后沉默地收了碗。

夜深,羽还真难得晚上不用工作,风天逸也从夕阳时分就没有再来骚扰他,就和小团子团在一起玩了一晚上,双双累趴下,团在躺椅上就睡着了。一双白锦织羽的靴子踏入了房门,纯白色的外衣金丝裁线,雪绒为里,青丝羽冠,华贵无匹。来人正是风天逸,七日忘的效用已经自行解除,失去的记忆也已全数归位。他凝视着安然入睡的父子俩,俯身轻轻的抚摸着羽还真圆润的面庞,“羽还真,好久不见。”

把小团子裹在披风里抱回了他自己的厢房,风天逸就回来把羽还真抱回了房间,脱掉靴子,解开外衣,塞进了被窝。其实他更愿意在这样的时刻与心上的小奶汪相拥而眠。只是他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解决,只能拥着羽还真,吻吻他的脸颊,随后踏出房门,融入浓浓夜色。

秋意浓,夜晚尤其如此。风天逸来到院子外的一颗古树下,寒鸦嘶鸣,一名披着黑披风的蒙面人早已等候多时。

“朱鹀,走吧。”
“是,主上。”蒙面人行了礼,解下了披风。红绫短打,正是管素。

小生有话说:
1羽皇终于恢复记忆啦~\(≧▽≦)/~
2昨天和小伙伴浪到了凌晨(望天)
3依旧谢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评论(10)

热度(84)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