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九 (大甜小虐,生子,萌苏)羽皇虐狗篇

相思门 其九

“风天逸,你不是失忆了吗?”犹豫了很久,思索再三,羽还真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我是失忆了,但羽衣卫的情报部可不是吃干饭的。”也没侧头看向羽还真,风天逸平淡无波地回答道,循着小团子闪闪亮的星星眼,把桌子的上的小糕点递给了他。“还有,管素管白有事,已经吃过了,所以你不用干看着等。”

你怎么不早说?羽还真愤愤地端过粥开吃,没有把这句话也一并问出口。

当然是看你的样子好玩,饿着肚子又不敢下嘴,一双大眼睛的视线就黏吧在桌子上,撕都撕不下来。仿佛感受到羽还真化为实体的怨气,风天逸在心里笑着给出了回答。

等到吃饱,羽还真抬起头来,就看见风天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刚才专心吃饭所以没有注意,现在如果让他再在这样的视线下吃下去,实在有些实难下咽。小团子已经到外面野去了,羽还真也就准备收拾桌子。

“怎么?我都还没吃呢。你就准备收走了?”
看见羽还真停了手,又加了句“唉,当伤患就是可怜,连口热乎的粥都吃不上,昨晚伤口裂开都出血了。”

羽还真想说你活该,但看着风天逸还是扬着嘴角看着他,不免自己泻了口气,端着一碗粥坐到了风天逸旁边,老大不情愿地一口一口地喂着这个悠然自得的大号宝宝。

太阳初升,风天逸就趁着羽还真还没起来,赶紧自己收拾起身,不敢让羽还真知道昨晚自己抱着他睡,羽还真现在一受刺激就要炸。

到了院子,管素正晾着一件白色的兜帽披风。他眯着眼睛审视这件雪花绒,金线裁绣的披风。雪花绒生长在极寒的雪山上,四周居住着喜用雪花绒筑巢的高山雪兽,十分难得,这种暗纹绣法是近年兴起宫廷所传,与其说是千金难求,不如说是根本不可能流入市面。

管素扑打着披风上的灰尘,看见倚在房柱上的风天逸似乎颇感兴趣地盯着披风,也自顾自地打开了话匣子,“星阑五个月大的时候,还真就一直觉得冷,小小一只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小脸,还是冷的发颤。冷的没有意识的时候,就一直重复的说:风天逸,我冷。我们在屋子里烧了很多的炉火,还是根本不管用。后来我在一位南方来的商人那里收购了这件披风,还真才能暖和过来,顺利生下星阑。”管素勾了勾垂下的发丝,将其划到耳后,转过来盯着风天逸移也不移地说,“听说他是从宫中出来的,你认识他吗?”

管素盯了风天逸一会儿,看见他有些了然的神色,“我和小白有事先出去了,你一会儿就和还真星阑一起吃吧。”说着收拾了杂物,对着风天逸笑了一下便走了。

披风、发冷、产子……风天逸不但知道,而且很清楚。伽椰有使男子怀孕产子的功效,又生长困难,极为挑剔,是为奇珍但鲜有人知,整个澜洲只有羽族皇室才种植有几株,推算时日,也只有一颗成熟。这成熟的一颗,恐怕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走去找小团子的半路,拐角时就有一个小炮弹一下子撞到了风天逸的腿上。小团子抬起头来望他,“叔叔,你没有和爹爹说我偷跑出来了吧?”风天逸看着小团子有些不像羽还真的眉眼,声音有些低沉,“没有。”“叔叔你太好了!”小团子笑成了花,小手拉着风天逸的手晃,“你昨天没有吃绿豆糕,那我就不计较你以前叫我小胖子好了。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在这么叫了!”“好。”风天逸抬手摸了摸小团子的头顶,又用大拇指在他眼尾描摹了两下,牵着小团子的手,慢慢地就向客厅走去。

小生有话说:
1今天粮好少,是都出去虐狗了吗?= ̄ω ̄=
2羽皇当爹啦,放礼花庆祝。🎉🎉🎉
3谢谢小伙伴们地支持与喜爱,😘

评论(9)

热度(93)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