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七 (大甜小虐,生子,又萌又苏)

相思门 其六

“颜朝叛变,煽动羽卫刺杀。羽衣卫正在调查涉案人员,一切尽在掌握中,陛下无需担忧。”
                             羽衣.朱鹀

被捡回羽还真家的晚上,风天逸就联系了羽衣卫。听闻并没有起什么乱子,他松了口气,眯着眼睛望了望站在厨房门后东张西望的小胖子,心想“外面的事料理完了,现在该料理家务事了。”

小团子一回来就被羽还真抱到了他的厢房里,让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玩,不能出去,然后自己回了平时研究用的另一间厢房。小团子不明所以,看着爹爹从未见过的严厉样子,也乖乖在厢房里自己玩了一个时辰,可是他耐的住寂寞,但耐不住饿啊,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爹爹他们一直没有来叫自己吃饭。于是就偷偷摸摸地去厨房拿东西吃。

“小胖子,过来。”风天逸斜倚在门柱上,朝小胖子勾了勾手。小团子一看糟了坏事了,一脸心虚,但已经被看见了,也就朝风天逸走了过去,双手举起盒子递向风天逸,蓝色的大眼睛带着期望的眼神,期期艾艾的说,“我请你吃桂花糕,你能不能不告诉爹爹我偷跑出来了?我回去后一定乖乖待在厢房里不出来!”

风天逸听完了简直怒从心起,心想“羽还真这两年你倒是涨本事了啊!居然敢防着我!”他本是想从小胖子这里问问,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羽还真虽然与管氏姐弟生活在一起,也十分亲近,但明显与管素之间没有情愫。管氏姐弟是羽还真的好友,必然偏向羽还真,又看见羽还真面对他时懵呆害怕的样子,恐怕也不会告诉他什么。没想到从小团子这里,却知道让他气炸了的事。

“好啊,只要你告诉我你爹爹去哪儿了?”面上不显怒色,风天逸仍然弯着嘴角问着。小团子笑开了眉眼,“爹爹在正对着桃树的厢房里!”“哎,叔叔你的桂花糕!”没有拿糕点,风天逸大步流星的向羽还真走去,衣衫被风吹起翻开一大片。

羽还真把小团子抱回厢房后,在路上就从管白那儿知道了风天逸失忆的消息。“他来这儿干嘛?两年之内羽族内也没有发出对我的通缉,莫不是现在局势稳了,想着好好算账?还是知道了星阑的事,想要把他带回去或者除了我们?”羽还真背靠在椅子上,全身脱力,一时间心乱如麻,又害怕又愤慨。害怕小团子被他抢走,愤慨于风天逸让雪飞霜遭受的磨难。

当初他抱走雪飞霜后,将雪飞霜安置在郊外的一座屋子里治疗。但于事无补,雪飞霜日渐瘦弱,奄奄一息。直到他准备带着雪飞霜逃时,雪飞霜推开他,哭着说“还真,快走!姐姐时日无多,于你只是个累赘。”羽还真不肯,哭着去抱雪飞霜,想将她带走,却一直被雪飞霜推开。“你活着,好好的活着,是姐姐唯一的心愿,还真,姐姐从小没有要求过你什么,现在你完成姐姐最后一个心愿,好不好?”

为了完成雪飞霜的心愿,羽还真一路北逃。在芜城被困在山林中,遇见了上山采药被困的管白。后来管素寻来,将他们两人救起。看见管素管白姐弟情深的样子,羽还真想起了从小疼爱他的雪飞霜,心里十分心酸难过。管白是一名医师,为他诊治发现他怀孕时大惊失色,连忙询问他是否吃过一种紫色圆皮的果子,并告诉他羽族有一种生子果,名叫伽椰。羽还真闻言一片茫然,他从来没有吃过什么紫色圆皮的果子。对于自己怀孕这一件事,羽还真又害怕又欢喜,害怕的是孩子来的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应对,他又在逃亡,恐怕保不住小包子,欢喜的是有了血脉相连的孩子,虽然是风天逸的骨血。

在没遇见风天逸之前,羽还真经常害怕找风天逸找来,于是在遇见风天逸后,以往的担忧条件很快反射地浮出水面,以致于忽略了风天逸失忆的事实。

小生又有话说:
1当初迷逸真时,中毒太深,手太快,提纲一下子就写好了。所以后来看见许多设定是懵逼的,比如雪飞霜和真真其实是同父异母。所以大家看见不符合电视剧设定的时候,请假装没看见吧!鞠躬。😂😂😂
2这一章走剧情,所以互动比较少。想一想下一章的虐狗,我有点心血澎湃。~\(≧▽≦)/~
3依旧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喜爱,🐰🐰🐰

评论(10)

热度(114)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