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五(大甜小虐,生子,又萌又苏)

相思门  其五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羽还真亲启

除了羽衣卫的信件之外,其实还有一封风天逸自写的书信。读完书信的内容后,风天逸的第一感觉其实是惊讶。他自小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唯一亲近的叔叔,后来也被他发现不过是想将他当做一个傀儡。人群熙熙攘攘,敬畏、恐惧,没有比影子更有存在感,羽族的宫殿很大,也很空旷。

他早已经做好了孤家寡人的准备。蛰伏在乖张霸道的皮囊中,静静等待着羽翼丰满,夺回权杖。从此碧瓦金殿,万里江山为伴,待百年,河清海晏。相思,不像是做梦,更像是一个笑话。

羽还真。
羽还真。
羽还真……

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一个笑话。苦苦抑制的情感,在抚上羽还真三个字的时候,随着半生霜雪分崩离析,淹没了所有理智。

“星阑!星阑!”一段少年音色忽然传来,语音急促焦急,记忆中没有相应,却瞬间牵引住了风天逸的全部思绪。“爹爹!我在这儿!溪边!”小团子听见了声音,赶紧冲出去,站在溪边的石滩上使劲向上挥手。

自古文人伤春悲秋,人面桃花,纠缠不休,风天逸也读过许多情诗,许是分花拂柳步步生莲,也有素手卷帘惊鸿一瞥。这个少年从山坡上脚步凌乱地滑下,还差点摔了个狗啃泥,察看小胖子没事后,就紧紧抱着小胖子不撒手,一张包子脸皱的紧紧巴巴,眼角发红,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星阑,你吓死爹爹了。”风天逸却觉得自己有些心率不齐,仿佛心房里盛开着三月春花渐次醒的美景,也有些理解了什么是“就算咋暖还凉,也是心甘情愿。”

“你是?”羽还真? 风天逸依旧靠着巨石,笑眯着眼睛,轻启唇,说出了这句话,看着对面的羽还真一副遭雷劈了的兔子样。风天逸见一句话戳不动这只呆愣愣的木兔子,正准备再说一句话戳戳,就看见一个红衣的少女和一个背着木匣的少年也急急忙忙的奔下来了。

“还真,星阑没事吧?”红衣少女看了他一眼,转身就扯着小胖子的衣服,细细察看有没有伤到。管白看到小团子没有受伤,而风天逸身上明显有伤口,就跑过来询问风天逸,“这位少爷,你好像受了伤,如不介意,就让在下先为你处理治疗如何?”

风天逸自然不介意,相反还暗暗咬着牙,显得十分乐意。从看见少年时的欢欣中稍微清醒了一会儿,他自然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小胖子叫羽还真爹爹这件事,信中提及相思,那肯定不是他一个人自己一厢情愿。羽还真离宫两年有余,小胖子看起来也差不多大,莫不是早就已经有了家室?不管如何,先随他回去,观察观察再说。

小生有话说:
1文章首句来自于李白的三五七言。
2本章重在刻画羽皇的心理过程,我是第一次写文,而羽皇又是霸道妖艳苏这种罕见的类型,也不知道有没有很好的表现出来,希望各位小伙伴们不用顾忌的告诉我你们的感受吧!(^V^)
3谢谢小伙伴们的喜欢,吧唧。~\(≧▽≦)/~








评论(19)

热度(111)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