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四 (大甜小虐,生子,又萌又苏)

相思门 其四

     风天逸醒来时,察觉自己躺在一片山林的溪边。衣物脏秽凌乱,佩剑不知所踪,右手骨折,右肩上还有似被流矢所伤的伤口,一片血污。这些原本都不是什么大事,他自小为皇,除了养尊处优,也必须接受许多训练。羽族的皇,绝对不能是个只知享乐的废物。

     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失去了近五年的记忆。翻遍身上的物件,只发现一根鞭子,一条带着齿轮的发绳。幸好,最后在内衫的隔层内发现了一封信。这封信来自于羽衣卫,羽衣卫隶属于羽皇的私人禁卫,只听从羽皇一人的昭令。信中详细描述了他北巡是为了寻找一名叫羽还真的少年,风刃败北,人族羽族的大战之后,羽还真就逃出都城,自此下落不明。

    他用溪水清理了伤口,并做了简单的处理。然后就找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细细思索。自己虽然是私下北巡,也必定会有羽卫随身。不知道会是何人谋害他,看流矢伤口,似乎还有涂毒。人族?风刃余党?还是只是简单的暴动?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绝不能轻举妄动,以防敌人的追杀谋害。最好是先隐蔽身形,联系羽衣卫,将伤养好,解决这次危机后再来寻找羽还真,以免牵连。

     在风天逸思考之际,一个木盒子咕噜咕噜地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看见一个小团子伸着双手追着盒子跑了下来,这孩子扎了个小马尾,本来就圆圆滚滚的,还穿了一件天蓝色的小袄,从坡上跑下来的时候就像个圆球滚了下来。这副软糯的小样子,让风天逸觉得身上的伤疼好了不少的同时,也让他生起了逗弄的心思。

      果然,一叫小团子小胖子,他很快就炸了,脸颊气鼓鼓的,还嘟着嘴。他看见风天逸,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死死地盯着他,发现他身上的血渍后又皱着小眉毛,犹犹豫豫奶声奶气地问问了一句“喂,你是不是受伤了?”风天逸从来没见过表情转换的这么快的小孩子,觉得有趣又可乐,挑了挑左侧的眉毛说“是啊,我受了重伤,恐怕命不久矣了。”

      毕竟还是个小孩,小团子一下就被吓到了,“你等着啊!我马上去找小白叔叔来给你治疗。”但是等小团子一转身跑,立马就懵逼了。梵落山坡势虽缓,但草木丰茂,小路曲曲绕绕,他追下来的时候一直盯着盒子,根本没记得路!

     事已至此,小团子只得回到了风天逸的身边,看见风天逸气若游丝的虚弱样子,心里又焦又急。他不过两岁,从来没见过有人死去,即使刚才被说胖让他非常气恼,现在见到风天逸生死垂危的样子,又害怕又担心,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眼看着就包不住了。

     风天逸本来只想逗逗这小团子,没想到小团子被他一逗就成了泪包子。看着小团子眼泪汪汪的样子,心里也开始不好受,连忙用左手摸摸小团子的脑袋顺顺毛安慰安慰他,用衣袖给他擦了眼泪,“小胖子,你别担心啊。我就是饿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小团子期期艾艾的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问“真的?”“当然是真的,我风天逸说的话,自然是一诺千金。

     “那你吃不吃糕点?这是小白叔叔做的水晶桂花糕,我最喜欢吃了。”说完,小团子就打开盒子,在里面拿出一块金黄透明的糕点,里面凝着几朵小小的桂花。

      小团子平时习惯了和爹爹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眼看着风天逸受了伤,手也不方便,就伸着白嫩嫩的小胖爪子,把糕点喂到了风天逸嘴边。风天逸从善如流的张开了嘴,咬了一口糕点,又摸了摸小团子的脑袋。他从小不喜甜食,但是对桂花糕情有独钟,尤其是水晶桂花糕。小时候经常在训练过后,抱着一盘子水晶桂花糕坐在宫殿的栏杆上边吃边看书。

小生有话说:
1不知道小伙伴们看起来怎么样,反正我感觉自己要炸了。写文的时候简直像遭受了暴击,血条哗啦哗啦地掉,感觉血液都要沸腾了。~\(≧▽≦)/~
2谢谢各位小伙伴的喜爱= ̄ω ̄=等我去息息火再来评论。

评论(35)

热度(160)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