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逸真】相思门 其一

相思门 其一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芜城十月,骤寒。
    地上零落地铺着一层早凋的黄叶,羽还真皱着眉头,对着窗户透过的阳光,双手翻转着手中的器械仔细查看着。“咔擦”一声脆响,惹得羽还真望院子里望去。只见一个小团子垫着脚丫停在了一片梧桐叶上。
    小团子本来准备给羽还真一个惊喜,猫着躲着从院门口走到了近门口的位置,谁料却被一片叶子坏了事。“爹爹!”小团子看见羽还真脸上从原本的迷惑转为惊喜,也顾不上那一点计划失败的小尴尬,马上哒哒地跑着,冲到站起来担心他摔倒的身边,一跳一蹦,小手圈着羽还真的脖子,给羽还真一个大大的熊抱。
    羽还真见是羽星阑这个小萝卜丁,心下喜悦之情油然而生。看着小团子衣着单薄,害怕他染了感冒,连忙双手把他抱着入了内厢房。挑拣出一件暖暖的披风裹在小团子身上。因为是羽还真的披风,对于一个两岁的小团子未免过大,羽还真只好将羽星阑的小手小脚一起裹在了披风里,硬是将小团子变成一个小蚕宝宝。
羽星阑自从一岁起,就再也没让人把他裹成个球,这是一只自带审美的小团子,从晓事起就偏爱轻薄的小v领。他原本想说爹爹我不冷,你难道忘了你前天给我做了一个暖身的小配坠吗?但看见他自己关心则乱的傻爸爸,还是摸摸的在披风里艰难地移动着一只小胖爪子,关掉了佩坠上的机关。
    父子俩说了几句话,便有一个半大的少年风风火火的冲 了进来。少年见羽星阑端端正正的被羽还真抱在怀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免怒从心起,“羽星阑,你这个小萝卜精。我不过是去糕点店里买了点糕点,你转眼就给我不见了。你知不知道那些拐卖孩子的就喜欢拐带你这种圆圆滚滚又长得好看的小孩子,差点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羽星阑见少年如此生气担心,不免心里不好意思起来。
   羽还真在城里开了个店,以器械修理和制造为营生。星辰阁对于个人实战能力要求相当高,对于机械却不甚在意,以至于羽还真虽然在机械上天赋卓绝又努力刻苦,也不没有得到重视。而在羽族和人族烽烟散尽后,羽还真就从宫中逃了出来,落脚到芜城。事实上,羽族人的生活中对于器械的应用很频繁,也就造成机关师成为一种供不应求的职业人员。前几日从远处来了一位商人,听闻羽还真的名声,便拿出了家中的一件物什,希望羽还真能够修好它。又值秋收,羽还真忙于时务,已经两日未归家,将羽星阑交给管素管白姐弟照顾。
   没想到今天羽星阑趁管白在糕点铺买糕点的时机,偷偷跑到羽还真店里来。虽然自己都只是个未成年的大宝宝,羽还真却十分宠爱这个孩子。他只想着尽自己所能,给宝宝和乐安宁的生活。羽星阑被他养得白白胖胖,小手上都长了肉窝窝。

小生有话说:1小伙伴们点的梗已get,将会穿插在文中。(๑•ั็ω•็ั๑)
2同人本来就是一种ooc,小生只求写出不太那么ooc的人物故事来。(๑• . •๑)
3拒绝撕逼,理性讨论。( •̀∀•́ )
4第一段来自于李白的三五七言。星阑取指夜将尽。出自南宋谢灵运《夜发石关亭》诗:“鸟归息舟楫,星阑命行役。”
5希望小伙伴们能够喜欢,么么哒。~\(≧▽≦)/~

评论(13)

热度(147)

  1. 玅玉律顾展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