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展眉

问题被解决之前,提出问题的人被解决了。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真真仙境奇遇记 四

真真仙境奇遇记 四
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四发完结

羽还真醒了,呼了一口气,眼前就冒出一串小泡泡往上浮,水里的那种。认知到这个事实,他立马扑腾着站了起来,惹得晶莹水花四溅。

放眼处竟是一望无际的澄澈水光,与湛蓝天际连接一线!不过及膝高的水,水下青草蔓蔓,盛开着各式各样的花朵,偶尔还有一两尾小鱼从他身旁悠悠游过。
捏捏脸,不疼,他长呼了一口气,终于放心了。看来是一场梦。

羽还真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嗯,纤长白皙,不过一只手上还带了一只黑色手套。长发及腰,蓝色长衫。比起眼前的景色,也不算太令他惊讶了。

空灵寂静,毫无一人。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感觉都不好过,但他却觉得意外的温暖而满足,也就毫无目的的朝着一个方向散着步,倒也赏心悦目。

忽的,一段撕心裂肺带着哭声的呼喊传了过来,“羽还真!羽还真!你在哪儿!?你出来啊!羽还真!我不躲你了!我带你回去!你是我家的!我养你一辈子!”
羽还真转头望向声源,随着噗嗤的摔跤声,声音很快被呼啸的风雪快速掩埋。

就像是一下子关了灯,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只有远方的天际围着地平线有一线余光,星星点点,五光十色的缀在其上,如同火树银花时节的一串串霓虹彩灯。
等到近了,才发现是一字排开的一群飞鸟!长相相似,羽色却不尽相同。如同面对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直线冲来,羽还真的脑子一下子就当机了。

没有预想中的狂风暴雨,那些飞鸟靠近他时,只带了阵阵微风,随后就化成一颗颗水珠掉落水中,散开一圈圈涟漪。
羽还真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不是水,有点咸,更像是泪。

刚才呼喊他的声音一直重复着同样的几句话,“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声音有高有低,有哭有笑,从青年到老年……
“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默念着尾句,不知怎的羽还真便惆怅悲痛起来,滴嗒嘀嗒,满面泪水。

“还真!还真!”雪飞霜有些焦急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羽还真睁开了眼睛,白晃晃的灯闪得他只能眯着眼。
“还真,你怎么啦?做什么梦了?哭成这样。”
“不知道,我忘了。”接过雪飞霜递过来的纸巾,羽还真擦了擦脸上的泪。
“难道是收到了机枢大师的签名之作激动哭了?”
“应该不是。”要不怎么会一点也不开心呢?


讲真,这是雪飞霜玩过最简单最离谱的一次游戏。她救出疯帽子后,两人跑到国际象棋棋盘就被红国王抓了个现行,被士兵擒着跪在棋盘上。羽还真一看见这,就向红国王给她们求饶。奈何那货油盐不进,反而用手臂困着他,任他扑腾着叫喊“你放开我!”,甚至被咬了一口都不松手,反而捏着羽还真的脸,掰开嘴,手指伸进去摸了摸他的犬齿,啧啧的说了一句“小狗牙倒尖利得很。”

没等她们被收押回地牢,棋盘的另一侧便白压压的来了一群国际象棋士兵。什么?你说词语用错了?天可怜见,那真的是一片白色闪瞎了她的眼。一见到为首骑马束高马尾的骑士,旁边的疯帽子就激动了,“庭君哥哥!庭君哥哥!”的死命叫唤着。

那人一来就和红国王杠上了,两人对打,把棋盘砸的坑坑洼洼。塔尖上盘旋着的巨龙就只顾着看热闹,塔尖窗台上还坐着一只摇着红酒杯的柴郡猫……
就在她不忍直视这幅场面的时候,怀里的任务卡就飞了出来,和其他的卡片汇在一起,融成了一朵半白半红的奇异花朵浮在空中。雪飞霜心想谁家的设计员弄得!有没有点科学常识和美感!但还是叫着羽还真去拿花朵。打架的,看热闹的依旧自我。
羽还真跑过去,一拈,花朵就被采了下来,在他手里绕着手指娇羞的打着哆嗦,“game over。”
……


没想到礼物居然是机枢的签名著作,羽还真抱着书“盒盒盒”傻乐了半天。雪飞霜也老怀大慰。
没想到转眼睡了一觉做了个梦,羽还真就焉了两个星期,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连平日最爱捣弄的机关都没了兴致,小脸儿上的肉肉掉的雪飞霜心疼。

正好社团招新在即,需要印制一本cosplay的本子。雪飞霜就拉着羽还真出门了。

到达场地,就扔给他一顶假发和一件看样子像是婚服的红缎长袍。羽还真心思不定,也没管,反正穿了这么多年女装,婚服也不算啥。驾轻就熟的戴好假发,系好长袍。
推开门,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同款红袍的男子悠闲地坐在扶手椅上,指尖把玩着一只可爱玲珑的木质小雀,妖娆的眼线弯出弧度,眉眼含笑,揶揄似的盯着他。

羽还真有点恍惚,觉得这人很是眼熟,泛着扑面而来的年轮与灰尘,等到清醒一点,时间卡到不久前刚完的游戏,这不是那个红国王嘛!
看着风天逸得意洋洋的样子,羽还真很想再给他来一口,让他知道兔子急了都会咬人。雪飞霜就走进来拉着羽还真到了另一个场地。

古香古色的两三座小屋,环绕着竹篱,种着团团粉粉的花朵,草地上盛开着一层维罗妮卡,蓝蓝的小小的像是一块小毯子。
到了门口,羽还真抬头一看,【清风院】三个大字横在门匾上。


“还真啊,这次我们要拍的是逸真夫夫。风天逸是姐姐下游戏以后联系的,别咬了啊,好好配合。”戳了戳羽还真的脸蛋,雪飞霜就站到了自荐摄影的向从灵旁边。
“OK”

羽还真专心致志倒弄机关,风天逸在旁边深情脉脉。
羽还真吃饭,风天逸剥虾壳。
羽还真给风天逸系披风,风天逸手在他背后一使劲,他就被压在了他怀里。“咔擦”

羽还真觉得风天逸很不对劲,各种温馨小日常拍下来,他都很入戏,甚至会自动加戏,一边逗弄,一边深情。羽还真也被他感染了,仿佛自己就是那个情深不悔的少年,眼前就是那个霸道妖艳,步步为营,有时候有些调皮,痛失爱人后像个小孩子一样抱膝痛哭的羽皇,更甚的,阳光下,他似乎看到了一对灿金色的透明翅膀。

“好。最后一场了。”雪飞霜摸了摸胸口,这两人拍起来比电视上还要温馨,令人动容。她激动的心脏在胸腔了扑通扑通的使劲跳。
最后一场是风天逸把羽还真按在草坪上亲吻他的戏。雪飞霜说了只是借个位,就让两人准备了。

羽还真先是坐在草坪上,风天逸就手撑在他肩膀上,压着他慢慢向下倒。羽还真颈间垂落了风天逸的一束发丝,有点痒,但他不敢动,也没有闭眼。风天逸靠的越来越近,他心跳的很厉害,像是有几十只仓鼠在他心脏里面蹦。越来越靠近,羽还真就越来越注意到他的眼睛,湛蓝色的,泛着莹莹水色。出乎预料的,风天逸的唇就落到了他唇上,轻轻的摩擦碾压。

天风晴朗,开了一地绒绒的维罗妮卡。羽还真开始有点懵,后来心软软的,然后暖暖的。

真真仙境奇遇记 前世篇

真真仙境奇遇记 前世篇
= ̄ω ̄=私设:
1羽皇被拔除了“你怎么可能不爱我?你一定是爱我的”星流花恋人芯片后,神智清醒,甚至觉得小丫头有点欠扁。他对自己后来的所作所为倍感耻辱,于是对“爱情”这个东西报以万分迷惑与反感。后来,他因为无法正视对羽还真的情愫,把皇位扔给皇叔后,就开着天空城寻找白易转世,游历五湖四海寻找答案。
2白庭君易茯苓真爱,两人转世后便不再是星流花神恋人和星流花神,青梅竹马,白头偕老。

调整一下心情,好了,正剧要开始了。小虐预警。请慢速食用,效果更佳。

第一年
“听说了吗?羽还真凝羽了!”
“噫!你骗人的吧!他不是还没成年吗?”
“骗你我就是只烤鸟!这羽还真啊。虽然没成年,又家道没落,可却是机枢的亲传弟子,小小年纪,了不得了不得咧!说到底羽家即使获罪,传下来的血脉也是真真的。我那天看到羽还真的翅膀,你猜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灰色?”
“是黑色和金色!”
“天!这小孩儿贵气的,还争气!”

羽还真斜倚在明月楼的观景台上,“娘,姐姐,还真争气了,你们看见了吗?还真现在是真正的贵族了,没有人再敢瞧不起我们,欺负我们了。”
暮色如故,凉风如旧。儿时,羽还真常常会随着娘亲在天将暗时去放引桥雀,黑白一线,正是阴阳交汇之际。大事小事,书在信笺上,飞在白云间,寄到祖父祖母那儿。娘亲总是说,祖父祖母最疼真真了,一直希望娘儿俩好好的,泉下收到这引桥雀,也能安心了。

羽还真拿出了袖中的引桥雀,捧在心口很久,终是赶着余光将引桥雀放飞。小小的影子,很快就淹没在浓浓夜色中,不知踪迹。

第二年
羽还真蹲在天空城的角落里,又笑又哭。
风天逸要走了。
要去找苓姐姐了。
我应该高兴的,你情我愿,天作之合。
终究,是连这点儿缘分都守不住了……

……
风天逸总是躲着羽还真。
却总是只肯让他一个人修理天空城。
他在酒楼喝得烂醉。
手压着酸涩疼痛的心口。

羽还真总是随叫随到。
他知道风天逸躲着他。
就一个人待在天空城里敲敲打打。
修理破坏的器械,抚摸桌子上风天逸留下的痕迹。

第九年
羽还真死了。
雪崩。
那时他正在专心致志的修理扶手。
他的心依然很疼。
他依然不言不语。
他依然眷恋着这唯一的联系。

风天逸发疯似的找了三天三夜。
不该躲着,不该离开他身边。
痛哭流涕。
白茫茫的一片,一世缘分,落了个干干净净。

风刃将被雪掩埋了半个身子的风天逸带回了宫。
叹了口气。

他没有再去找易茯苓。
他没有再五湖四海,看遍世间情爱。
风刃把皇位丢给了他,怕他枯死在了清风院。

他是一个好皇帝。
河清海晏。
许多平民子弟都对他的提拔感恩戴德。
清风院中的引桥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没有一只被放飞。

第十年
风刃找到了易茯苓。
还有白庭君。
总角之宴,青梅竹马,和以前一样。
指腹为婚,郎情妾意,似乎也挺好。
风天逸转身背对着两人走了。
细数着脑海中关于羽还真的记忆。
星辰阁初见,软软糯糯。
渊海天空,闪着星星眼。
生气时候倒是有点骨气。
吃东西的时候总是鼓着腮帮子。
……
被踢倒时恨意与愤怒。
合力并肩对抗人族时的勇敢与信任。
十年来的绝望与落寞。
又快下雪了吧。
风天逸按着心口。
一步一步。
发丝一寸一寸化白。











KO强行一人份糖醋排骨(围观群众:你当我们都是瞎的吗?明明三份好伐!),实力宠妻,走上虐狗之路。
美人师兄懵懵哒不知误入虎口,美人,肉债是要肉偿的哟。😏😏😏
顾漫也是煞费苦心为群众谋福利,很好,就这样虐汪吧。
8,26
KO X 郝眉(美人师兄)已站定。😘😘😘

【逸真】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了勇敢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 我没离开

陪伴是 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把想念的酸 拥抱成温暖

陪你把彷徨 写出情节来

未来多漫长 再漫长 还有期待

陪伴你 一直到 故事给说完

不论剧情多扯,一句话总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来自于【陪你度过漫长岁月by陈奕迅】

真真仙境奇遇记 三

真真仙境奇遇记 三
(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四发完结)

羽还真正准备换上红心骑士的装扮,拉下裙装拉链,一张扑克牌就悠悠的掉到了地上。
他拾起来看了看,上面写着“任务:拯救疯帽子。”
“救苓姐姐?可是苓姐姐被龙抓走了啊。”捏着扑克牌,羽还真有些委屈又有些困惑。

换好红色的骑士长袍,羽还真就径直向风天逸所在的宫殿迈步而去。
走廊深幽,烛焰随风乱舞张牙舞爪,明灭之间,转角处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把羽还真逮了过去捂住他的嘴。

“唔唔”羽还真先是被吓得神魂不定,看见是穿着侍女装的兔耳雪飞霜,立刻欢喜了起来。
“嘘”雪飞霜比着手势,放开了手。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还真好想你啊。”

“你的任务卡呢?”
”“任务卡?那张扑克牌吗?”
“小笨蛋!”雪飞霜弹了下羽还真的额头,羽还真捂着额头,委屈地眨巴着眼,“你该不会连任务卡都不知道吧?”
叹了口气,雪飞霜还是接过了羽还真的扑克牌。

“疯帽子被锁在地牢里,而钥匙在红国王那儿。等会儿你去吸引红国王的注意力,我去拿钥匙。”
“哦”羽-姐控-小笨蛋-还真乖乖点了点头。

“陛下。”羽还真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过来。”风天逸坐在闪瞎眼的红宝石黄金铸造的王座上,交叠着双腿,一只手倚着扶手,一只手轻轻的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

“你穿这身衣服倒是很合适,”尤其是低V领透出的皮肤,白皙柔嫩。
“十六?十七?喝过酒吗?”风天逸将高脚杯递到了羽还真的眼前晃了晃,眉眼飞扬,有些魅惑的笑着。

深红色红酒拍打着杯璧,无声地。羽还真凝视着风天逸湛蓝色的眼瞳,柔柔的泛着光,仿佛月光下荡着轻缓涟漪的海洋,一眼万年,似是故人。

雪飞霜站在风天逸背后,端着盘子,指了指风天逸右侧茶几上的钥匙,冲羽还真眨了一下左眼。

羽还真接过红酒伸出舌头舔了舔,发现味道还能接受就直接开喝。他从小吃货,人小胃口大,吃东西是真的“大”吃“大”喝。

雪飞霜在后面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脸不忍直视。
风天逸本是无聊,看着软圆萌的羽还真就想逗逗,没想到羽还真捧着杯子几口就喝干了,脸上泛着绯红,还一脸傻乐地“呵呵呵”把杯子递还给他。

还没等他接过手,羽还真脚一软就坐在地板上,杯子“哗啦”碎了一地玻璃,雪飞霜赶紧趁此良机用假钥匙换了真钥匙。

看着风天逸迈下阶蹲在羽还真前面,用手戳一戳,捏一捏,揉一揉,跟得到了心爱玩具似得小屁孩一样玩的不亦乐乎,雪飞霜狼血沸腾,心里暗想“天啦噜,好有爱!好像逸真夫夫!”
但是看着手心的钥匙,她还是一咬牙,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移出了宫殿。

今天是向从灵值班(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只兔子守地牢,反正污皇不是来打怪而是来撩真真的。),一边在地牢门口踱着步,一边搅着爪子上的灰色丝带,心潮澎湃“今天那位兔子小姐好可爱好美,好……难道是丘比特在我心口射了一箭吗?我该去问她联系方式吗?她拒绝我了怎么办?”

一个没留神,向从灵就撞到了雪飞霜的小腿上。“女神!”心里鬼哭狼嚎,向从灵爪子捂着脸一下子弹了出去,在地牢门口蹦蹦跳跳。
“那个,你还好吧?”雪飞霜笑着问,心理暗想。
向从灵把爪子往下挪了挪,露出眼睛,“你,你好。”
“我迷路了,不小心走到了这来。你能给我指下路吗?”

“当然可以!balabala……”
“真是谢谢你”雪飞霜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容,“这是我做的糕点,权做谢礼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怎么会!”向从灵有些羞涩的接过糕点,看着雪飞霜满脸期待的表情,一口把糕点吞了下去。
雪飞霜暗数着“一二三。”向从灵眼一晕,啪叽一声倒在地上,还蹬了蹬兔子腿儿。

小生有话说:
1说好的四章,总是比我预想的要多,心累。
2小伙伴们么么哒。❤❤❤

真真仙境奇遇记(三发完结) 二

真真仙境奇遇记(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三发完结) 二

微红,树林幽暗,夕阳从枝叶交缠的干枯树干间投下淡淡光晕,树林中的蘑菇形态各异的荧荧闪着。

羽还真和易茯苓并肩走着,被打着转儿飘落的萧萧枯叶迷了眼睛。

“苓姐姐,你看那片叶子为什么没有掉下来?”看着不过三步开外的枯叶一动不动仿佛凝固在了空中,其他叶子纷纷飘然而下,羽还真有点打颤儿。

易茯苓没有说话,神色有些严肃,站到了羽还真的身前,伸手从帽子中抽出了一把寒光凛凛的宝剑护在前方。

“呵。”一声漫不经心的轻笑,一条毛绒绒的尾巴从叶子柄显出。

易茯苓和羽还真沿着尾巴向上望去,只见得树枝上坐着一个穿着奢贵的中年男子,用白色丝巾捂着下半张脸,靠着树干向下打量,一对猫耳在阴影间立着。

“哈哈哈哈哈哈。”易茯苓笑得直不起腰,她玩了这么多游戏,还没看见这么反差的装扮!羽还真没敢笑,因为他看见男子的眉眼也勾了起来,露出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本来见你长相颇似故人,还打算指点一二,现在看来还是不用了。”男子打了响指,唤道“虚无。”

一瞬间天色一下子就黑了,一股强劲的风将一侧的干枯树枝压的支离破碎,地面剧烈震动着。

羽还真赶紧拉着易茯苓躲到了靠近男子的树旁,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撩开。一只口含火星的黑甲巨龙,不过几十米远。

耳边传来精铁撞击的声音,两人回头,竟见到一队整齐排列的红心扑克样的士兵举矛向他们冲来。

“放开我!放开我!”两个红心士兵将易茯苓架着扔到了巨龙脚下。羽还真也被两个士兵拉着移动不得,即使心急如焚也只能不停地呼喊着苓姐姐。

“这位先生,苓姐姐不是故意的,你放过她吧!”
男子见巨龙看了看羽还真,两爪抓起易茯苓,扑扇着翅膀,飞上了天空,也就让士兵架着羽还真回了宫。

眼前出现一座西欧式的古老城堡,羽还真被士兵架着走过了一个天使抱瓶的喷泉,淅淅沥沥的水湿了他半边衣袍。

没来得及擦干眼睛上的水渍,羽还真就被粗鲁地丢到了草坪上匍匐着。爬了起来,半坐在草坪上,羽还真扯下被划坏的蕾丝裙边擦干了脸上的水渍,一边好奇的望着花园中奇异的园艺树木,各色动物,事物,应有尽有。

一只羽箭“咻”地射到了他旁边的一朵红玫瑰上,羽还真被吓得向后一退。玫瑰花被射中花心,似绽放,花瓣旋转开来,又立马纷纷凋落了。

一身比玫瑰花瓣还要艳红的华丽羽衣就出现在了羽还真的眼前。长相妖艳的青年将羽弓扔到身边随侍的四只带着各色丝带的兔子怀里,就一步一步的走来。

青年看着羽还真穿着复古蓝色小礼服盯着他发着呆的模样,眉尾一扬,伸手抬起了他软软的下巴。

“听说你要加入骑士卫,为什么?”
“因为,因为……”羽还真对着莫名其妙的情况有些懵。

“因为什么?_?”风天逸眯了眼睛。
“因为骑士卫的人都很厉害,加入了骑士卫就可以完成任务了!”雪飞霜是个喜爱看虐恋情深的妹子,最近大热的《九州-风羽城》的逸真夫夫也就成为了他们家每周一见的必看栏目,一时没拐过弯儿,羽还真干脆就把逸真夫夫初见时的台词改了挪挪用。
“撒谎,拖出去。”风天逸有些不愉。

眼看着士兵就要来拖他,羽还真立马向前挪了一下,拉住了风天逸的袍角。
“因为仰慕国王殿下的高贵威严!”
风天逸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反手轻拍了拍羽还真肉肉的脸。“很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御下的红心骑士了。”

四只兔子互相看了看对方,眼波传讯“不是骑士卫吗?怎么变成红心骑士了?红心骑士可是陛下专属的骑士啊!”
带着黄色丝带的胖胖兔子点了点头,“谁知道呢!陛下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呗!”

小生有话说:
1已出场cos名单:
爱丽丝-羽还真   红国王-风天逸(其实我更喜欢红皇后( •̀∀•́ ))
柴郡猫-风刃    虚无巨龙-雪凛
疯帽子-易茯苓     ?-白庭君
兔子小姐-雪飞霜
四只丝带兔子-4F
2刚开始看的新版,后来看的老版(1933),再后来就没得看了(停电),所以除了借原版基本设定,爱丽丝梦游仙境基本糊了。= ̄ω ̄=
3依旧蟹蟹小伙伴们的喜爱,比心。

路边的小野花 蓝蓝的 小小的 很精致 很顽强  一下子就想到了真真 心疼。

真真仙境奇遇记(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三发完结)

真真仙境奇遇记(虚拟全息网游+爱丽丝梦游仙境梗+三发完结)
姓名:羽还真
性别:男
年龄:十六岁
职业:高三毕业狗(没错,跳级了。= ̄ω ̄=)
ID密码:●●●●●●●

羽还真输入自己的信息,戴上头盔,视野中显出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空中浮着几个泡泡字:欢迎来到爱丽丝梦游仙境。

爱丽丝梦游仙境是由天真国际开发的新款全息虚拟网游,剧情设置参考于英国童话大师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斯漫游仙境》。您将在游戏中扮演一位人物,与您的小伙伴一起完成创新剧情并寻找游戏宝藏星流花,获胜者将会获得丰厚的礼物哟。~\(≧▽≦)/~

羽还真:……

正值国庆假期,雪飞霜迷上了角色扮演类游戏。看着弟弟每天待在家里研究机关,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神似古代的待嫁闺女,深深地担忧弟弟将会注孤生,于是死活拉着羽还真来玩游戏,并且保证会带着他刷剧情。羽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姐控,加之雪飞霜一直带着委屈的小表情幽幽地看着他,于是立马把自己卖了,挥挥手洒泪告别,“我可爱的小零件们,我很快就回来了!”

场景转换为一个七彩的糖果屋,羽还真发现自己就站在了形形色色的甜点蛋糕之中,穿着天蓝色的蓬蓬裙,头发用天蓝色的发带扎了一个小辫子。

“果然是姐姐风格的游戏。”羽还真拈了拈长长的裙边,心下无奈。他出生的时候雪飞霜正是爱玩洋娃娃的年纪,自从有了一个比洋娃娃还可爱的弟弟,就每日张罗着给雪嫩可爱,有蓝汪汪的大眼睛圆圆包子脸的弟弟换套装!没错!女装!

雪凛是个妹控,对妹妹这个无伤大雅的小爱好则报以了支持的态度,甚至偶尔还会出钱赞助。每次出去玩的时候,“哎呀!好可爱!”“好想捏一捏。”“哎,雪凛,我们来定个娃娃亲怎么样?”之类的话语简直成为了常态。幸亏幼儿园的校服是男女分样的,羽还真才能从此穿回男生的服装。只是偶尔答应姐姐做cosplay的模特时才会偶尔穿回女装。

说曹操曹操到,雪飞霜穿着一件女式小礼服,拿着一块镀金怀表,嘴里一直念叨着“快迟到了!快迟到了!”大踏步地跑向墙上的小门,头上的两只兔耳朵在空气中颤颤巍巍地抖动。

姐姐长了耳朵!不对!姐姐怎么变得这么小!羽还真此刻内心一阵懵逼。

“姐姐,等等我!”雪飞霜此时也终于看见头顶巨大的羽还真,但她赶着时间,朝羽还真挥了挥手表示让他跟上就急忙打开门跑了。

尔康手并没有什么用,羽还真看着那个小小的门急得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最后他察觉地上的黑森林蛋糕下压着一张纸片,拿起来,上面写着两个字:吃我。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羽还真就把蛋糕两三口就吞下了肚,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快速缩小。等到不再缩小,也来不及考虑怎么会有这么不科学的事情发生,连忙跑上去开了小门。


开了门,入眼就是略带幽暗的森林。羽还真抱着胳膊跟着地上的指标前进,心里有些发怵,这游戏的仿真程度未免也太高了。

远处有光亮,羽还真就连忙跑了过去。原来是一片露天的草坪,草坪上有一张长长的桌子,上面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类食物。四只兔子和一个戴帽子的姑娘正在悠闲享受他们的下午茶。

“喂,雨瞳木,给我一块蛋黄酥。”系红丝带的兔子支使着一只系黄色丝带的兔子。而另外两只则各自系着绿色丝带和灰色丝带。

不过经历了一遭,羽还真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好多了,看着四只形态各异的兔子津津有味的吃着下午茶,似乎也没那么奇怪了。

“你好,我是茯苓糕。”戴帽子的女孩眉眼弯弯,取下了她的帽子,行了个礼。

“你,你好!我是羽还真。”看着眼前笑得明媚的大姐姐,羽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你是新手吧!羽还真是你的真名?”听到羽还真的回答,易茯苓更乐了。

“是真名。”
“我等会儿要去找庭君哥哥,要不我们一起?你也饿了吧,不如先吃点点心。”

羽还真心想姐姐现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眼前的大姐姐看起来很有游戏经验,又温柔,和她在一起应该会方便很多,于是拉开椅子坐了下了。

跑了一段他也饿了,游戏里的糕点有一些他不认识,想来是其他地方的,不过都鲜艳可口,令人食指大动。

和易茯苓,兔子们愉快地聊着天,下午茶很快就过去了。告别了四只兔子,羽还真和易茯苓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小生有话说:
1只写一个文风感觉我都快枯竭了,偶尔试试新的文风也是so happy。~\(≧▽≦)/~下次好想尝试武侠风和哥特风,也许星际迷航出来一下会尝试科幻风。= ̄ω ̄=不过貌似写出来没什么大的区别?自撞东南墙。
2希望小伙伴们看得开心啦啦啦。

一见你就笑,眼泪全忘掉。(ฅ>ω<*ฅ)